望山云雾

桥都坚固 隧道都光明

【乾坤正道/书信体】亲爱的正廷

坤视角
时间设定为NPC解散七年后
有私设 
ooc是我的 爱情是坤廷的

亲爱的正廷:
展信快乐。

原谅我不知该如何开始动笔,只能选用这最疏离却妥当的问候。

七年前的这一天,我们的团队解散了。刚刚在一片黑暗里看着手机锁屏跳转出熟悉的这个日期,我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原来我们已经分开七年了。

说出来你可能会笑话,我想了很多方法,最后才选择了给你写信。可从书房里找到粉丝送的信纸到真正落笔,也相隔许久。

我就一直坐在台灯下看着这张崭新的信纸,想这竟然是这七年来,蔡徐坤给朱正廷的第一封信。就是那盏暖黄色调的星星灯,你还记得吗,是当年我们一起在宜家买的。那个店员还一直奇怪地看着我们,谁让我们大夏天还在室内戴口罩帽子呢。

那个时候我们都是刚刚20岁出头的青年人,白日怀着一腔孤勇为事业横冲直撞,夜晚就像两只困兽互相依偎取暖。我们是最为了解的彼此,你深知身为队长的责任与重担竟充当了倾听者的角色,听我诉说替我排解。哪怕是如今回想,都会觉得那时有你,真是我蔡徐坤的福祉。

后来我们就分开了。想想真的很好笑,我们一起度过了最艰难的四个月,拥抱了最春光明媚的一年六个月,最后却选择了分开。我还记得你说你怕成为我前路上的绊脚石,绊到就磕得头破血流。

就算是再成熟,那时我们终究都还是少年。自认为做了最合时宜的决定,决定放开彼此的手,从此天各一方,各自发展。我甚至还天真地幻想过成名之后的蔡徐坤找回了他的朱正廷这样的童话故事,可那也只不过是童话故事。

总觉得我们在最开始分开的那段日子里,时间总是过得很慢。原本我以为这只是我脱离了团体生活后的难以适应,可在不知多少次梦里见你而清醒后。我看着被微风吹起一个小角的窗帘想:蔡徐坤,你别再自欺欺人了。你不过是舍不得朱正廷罢了。

后来见到你的次数很少,多半是在音乐节后台的化妆间里。你总是被几个弟弟簇拥着,我都找不到机会和你说说话,问一句最近过得怎么样。再后来你们的团体去年也解散了,我也只能看在你朋友圈里看看你了。

去年的时候恰好有在马尔代夫的拍摄。那里的天空真蓝,海水在阳光下泛着碧波,我一下就想到你。我拍了很多照片,加了好看的滤镜,总想着一定要发给你,甚至还想到我们以前一起约定来这里旅游。可我没有勇气,那些照片也只有我一个读者。

我说梦想是陪我睡觉的东西,可无数次我想,蔡徐坤因为梦想弄丢了朱正廷,不值得。这几年我经历过辉煌,品尝过苦痛,度过艰难的瓶颈期,熬过青黄不接的转型期,怎么心里想的念的却还只有那一个你。

我也曾问过范丞丞你最近怎么样,那个心眼大得不行的孩子每次都回答我:朱正廷啊,他好着呢。可你真的好吗,我从不了解你的近况。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久,絮絮叨叨地没完,这样可不像我。不过你放心正廷,这封信不会到你手里,它只属于蔡徐坤。

蔡徐坤不再是一个勇敢的人了。他还爱着朱正廷,也只会是他一个人的秘密了。

2025.9.30
蔡徐坤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