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山云雾

桥都坚固 隧道都光明

【乾坤正道】樱桃
南京场观感 短打
k视角
occ属于我 爱情属于坤廷

被lofter两分钟屏蔽
就放长图了


【乾坤正道/书信体】亲爱的正廷

坤视角
时间设定为NPC解散七年后
有私设 
ooc是我的 爱情是坤廷的

亲爱的正廷:
展信快乐。

原谅我不知该如何开始动笔,只能选用这最疏离却妥当的问候。

七年前的这一天,我们的团队解散了。刚刚在一片黑暗里看着手机锁屏跳转出熟悉的这个日期,我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原来我们已经分开七年了。

说出来你可能会笑话,我想了很多方法,最后才选择了给你写信。可从书房里找到粉丝送的信纸到真正落笔,也相隔许久。

我就一直坐在台灯下看着这张崭新的信纸,想这竟然是这七年来,蔡徐坤给朱正廷的第一封信。就是那盏暖黄色调的星星灯,你还记得吗,是当年我们一起在宜家买的。那个店员还一直奇怪地看着我们,谁让我们大夏天还在室内戴口罩帽子呢。

那个时候我们都是刚刚20岁出头的青年人,白日怀着一腔孤勇为事业横冲直撞,夜晚就像两只困兽互相依偎取暖。我们是最为了解的彼此,你深知身为队长的责任与重担竟充当了倾听者的角色,听我诉说替我排解。哪怕是如今回想,都会觉得那时有你,真是我蔡徐坤的福祉。

后来我们就分开了。想想真的很好笑,我们一起度过了最艰难的四个月,拥抱了最春光明媚的一年六个月,最后却选择了分开。我还记得你说你怕成为我前路上的绊脚石,绊到就磕得头破血流。

就算是再成熟,那时我们终究都还是少年。自认为做了最合时宜的决定,决定放开彼此的手,从此天各一方,各自发展。我甚至还天真地幻想过成名之后的蔡徐坤找回了他的朱正廷这样的童话故事,可那也只不过是童话故事。

总觉得我们在最开始分开的那段日子里,时间总是过得很慢。原本我以为这只是我脱离了团体生活后的难以适应,可在不知多少次梦里见你而清醒后。我看着被微风吹起一个小角的窗帘想:蔡徐坤,你别再自欺欺人了。你不过是舍不得朱正廷罢了。

后来见到你的次数很少,多半是在音乐节后台的化妆间里。你总是被几个弟弟簇拥着,我都找不到机会和你说说话,问一句最近过得怎么样。再后来你们的团体去年也解散了,我也只能看在你朋友圈里看看你了。

去年的时候恰好有在马尔代夫的拍摄。那里的天空真蓝,海水在阳光下泛着碧波,我一下就想到你。我拍了很多照片,加了好看的滤镜,总想着一定要发给你,甚至还想到我们以前一起约定来这里旅游。可我没有勇气,那些照片也只有我一个读者。

我说梦想是陪我睡觉的东西,可无数次我想,蔡徐坤因为梦想弄丢了朱正廷,不值得。这几年我经历过辉煌,品尝过苦痛,度过艰难的瓶颈期,熬过青黄不接的转型期,怎么心里想的念的却还只有那一个你。

我也曾问过范丞丞你最近怎么样,那个心眼大得不行的孩子每次都回答我:朱正廷啊,他好着呢。可你真的好吗,我从不了解你的近况。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久,絮絮叨叨地没完,这样可不像我。不过你放心正廷,这封信不会到你手里,它只属于蔡徐坤。

蔡徐坤不再是一个勇敢的人了。他还爱着朱正廷,也只会是他一个人的秘密了。

2025.9.30
蔡徐坤

【王叶】那一见钟情的事

OOC 文力浅薄
王叶真的好萌!

1

刚出道的王杰希其实还是个有些中二气息的少年,这从他的魔术师打法中不难看出。

第三赛季常规赛,挥舞着灭绝星辰的王杰希在擂台赛场上遇到了叶修。

王杰希,微草第三顺位。
叶修,嘉世第三顺位。

唯一不同的是,王杰希经过上一个对手,只余下了60%的法力。

那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男人,操纵着有着“斗神”名号的一叶之秋,挥舞着却邪,用战斗法师最普通的技巧,打破了他的魔术师打法。

王不留行从扫帚上狠狠地跌落,攻势被破。

叶修掌握了比赛的节奏。

王杰希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反击的空当。

王杰希,就这样,被惨绝人寰地,打爆了。

消息频道里出现了那人的一句话:魔术师,怎么样啊。

他看着威风凛凛留在场上的一叶之秋,很想知道屏幕后面的人,这个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无论是从前辈的口中,还是从自己的亲眼所见,王杰希都不否认,叶修很强。

可当自己真正面对他,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感叹,叶修真是强地过分。

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少年的王杰希就这样对叶修,一见钟情了。


2

向叶修表白这件事,王杰希盘算了整整一个夏天。

第四赛季,王杰希如同上个赛季一样强势。微草势如破竹,却最终倒在了半决赛。

向叶修表白这件事,他没有行动。

那个夏天,王杰希意识到自己的魔术师打法无法给微草带来最后的胜利。

他意识到,自己还不够强。

这样的自己,有什么是值得叶修喜欢的吗?

于是他告诉自己,是该改变了。

于是,第四赛季结束后的那个夏天,王杰希封存了自己的魔术师打法。他一遍一遍地复盘,找到了最适合微草的打法。

哪怕那样的打法,不是最适合他自己的。

也就是在那个夏天,王杰希扛起了沉甸甸的那份责任,渐渐褪去了最后的一点青涩。


3

后来的第五赛季,微草夺冠。

王杰希和队友分享着这份喜悦,可左心房里那颗柔软的东西,却为自己喜欢的人而酸涩。

嘉世的队员,只有苏沐橙在团队赛的时候和叶修打着配合。

叶修,被隐约地孤立。

他不是黄少天,可以在群里大大方方地询问叶修今年的嘉世究竟是什么情况。

他只知道,那个人的心里一定也很难过。

于是他告诉自己,不要再去打扰那个人。
等一切都结束了再告诉他,也来得及。

于是王杰希等啊等。他等了两年,嘉世的情况也不见好转,叶修被孤立的境况也越来越严重。

第八赛季结束后的那个夏天,他等来了叶修退役的消息。

没有人知道叶修退役后去了哪里,QQ上的信息他也一律没有回应。

王杰希后悔了。


4

在叶修最需要安慰的时候,他用理智锁住了自己,告诉自己不要上前。

现在,在叶修也许无助的时候,自己也没能陪在他身边。

悔不当初。


5

在网游里遇到叶修是王杰希预料之外的事。

以及退役的那人操控着名叫君莫笑的角色,带着一把从未见过的武器在第十区里耀武扬威。

那一刻,王杰希其实是庆幸的。

庆幸叶修还没有放弃荣耀。

庆幸自己还没有完全失去机会。

每天晚上和叶修的碰面成了王杰希那段时间里最期待的时间。

说是为了训练队员们的能力、在季后赛有更好的发挥,但还是掺了小小的私心。

因为那无法改变的喜欢。


6

叶修说他要夺冠,于是第十赛季总冠军,兴欣战队。

叶修也许会退役,王杰希猜测。叶修的职业生涯断断续续持续了十年,不能再奋不顾身地坚持下去了。

这一次,他不会再错过。

兴欣夺冠后的新闻发布会之后,王杰希在选手通道里堵住了独身一人的叶修。

那人叼着烟,神情是无法掩饰的疲惫。毫无刚才在台上那意气风发的模样。

叶修累了。

王杰希在叶修惊讶的目光中握住了他的手,说出了埋在心底的那句话。

“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和我在一起,好吗?”

叶修,我喜欢你。

因为喜欢,所以会心疼你的坚强,希望你有所依靠。

因为喜欢,所以我会变得软弱,每一次面对你时都会踌躇不前。

也是因为喜欢,我喜欢自己变成更好的人、更适合你的人。

“叶修,我等你,给我答复。”


7

兴欣夺冠后第四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叶修的退役。

发布会结束后,叶修轻车熟路地走进快速通道。王杰希早已在那里等候了。

叶修走到王杰希面前,牵过他的手。

“走吧。”

以后的所有,我们都要一起走。


8
对最好的你,我一见钟情。



Fin.
















【王叶】客人,你要来一碗清汤吗

大学生王x警员叶
私设有
一个大写的脑洞
OOC 文力浅薄

1
在警局附近的有一条小路,小路分叉出去有一条小街道。站在岔路口向里望去,只有蜿蜒潮湿的路面以及爬满了爬山虎的老房子。

这条小路平常只有住户以及赶着回家的学生会光顾。有一家汤包馆就开在这条小街,距小路约百步路的路程。

而这一家有着不大面点的小馆子,负责着街里几十户人家的早点需求。馆子里只有老板和他雇的两个厨子三个人。门面虽小,却也有条不紊。

叶修,这个贪图省事的警局精英,是这家小馆子的常客。每天,他在这里点的东西也总是千篇一律,两笼锅贴一笼生煎。

以至于最后,老板看到他都总会招呼一声:“来了啊!”不用他再多说什么,老板接过他手里的钱,找零和那三笼吃食就会很快被搁在他的面前。

因为太过于习惯,叶修也就懒得换地方。每天在馆子里吃过早饭,再晃晃悠悠地向警局走去。

2
叶修见到那个叫王杰希的年轻人,也是在那家馆子里。

那其实是极为平常的一个早晨,硬要说与往常不同的,只有那一天燥热的空气,蝉鸣响彻在耳畔,让叶修烦不胜烦。

馆子里开着一个上了年纪的摇头电扇,纵使把风力开到最大也不足以驱散空气中的燥热,叶修的额头上也微微出了一层细汗。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极为羡慕韩文清的那一头板寸。在他看来,板寸是最适合夏天的发型。

当叶修的早饭被人端上桌时,他注意到了来人的手,是不同于老板那起皱粗糙的、一双白净的手。

他看向这双手的主人。那人看见他有些探究性的目光,爽朗地笑了笑。

若让那时的叶修描述这个小伙子,他恐怕也只能告诉你:那是个白净的小年轻,就是一双大小眼太引人注目。但别说,那双眼睛笑起来的时候还真挺好看的。

3
叶修忙起来是一个工作狂,太过于专注的他不会太在意身边的一些小细节。于是等他忙得缓过了神来时,才会想起,自己没怎么喝过水了。

久而久之,他就不怎么喝很多水了。

再久而久之,他就养成了一个舔嘴唇的坏习惯。

当他的舌再一次舔过他的唇时,他听到了旁边轻飘飘的一句话:“客人,你要来一碗清汤吗?”

他抬起头,就看见那个小年轻走过他的身边,向着厨房的方向。

他回来时,将一个盛有汤水的碗搁在了叶修的桌边。“可以喝一点,”他说完就继续去忙活去了。

叶修喝完了那碗清汤。说是清汤,却也很好喝,汤上有几点葱花点缀。

应该是什么东西的汤底,叶修这么猜测着。

叶修是从老板的口中知道这个小年轻的名字的。王杰希,借假期的空闲来H市旅游,顺便到叔叔的店里帮忙,在B市读警校。

说起这个侄子,老板的神情是止不住的骄傲,仿佛是他的亲儿子一样。

后来的每一天,叶修在吃早饭时都会有一碗清汤。直到警校开学将近,王杰希不再来店里帮忙为止。

再后来,叶修就开始喝起了豆浆。

4
时间拂过树梢,吹过纸页,一年的时间转瞬即逝。

这一年,以叶修为代表的嘉世重案组又一次因突出的成绩获得了H市、甚至是全国警界的一致认可。

可这样的荣耀仿佛从未打动叶修,他还是像从前一样穿最普通的白T恤,去街边的小饭馆吃饭,为了2块钱和摊主还价。

叶修进嘉世的第四年,他的新搭档苏沐橙告诉他B市的微草重案组要和他们一起合作,解决横跨H市与B市的那起贩毒案。

苏沐橙还带来一个信息,她说微草的新代表因其出乎意料的案件突破口最近风头很大,还得了一个魔术师的称号。

叶修只是叼着烟,默默地听。

微草来的那一天,叶修带着沐橙到楼下接人。

他朝着微草的代表伸出了手,笑着说好久不见。

那人回握住了他的手,和初次见面一样笑得暖洋洋的。

5
后来,他们的手都不曾放开。

Fin.

【平叶ABO】吃土

借梗玩 侵权删
乐一乐 大家乐一乐
Alpha孙哲平xOmega叶修
就算是短小君他也是有尊严的
OOC 文力浅薄

叶修是一个Omega。一个强势的,嘲讽力max的Omega。

而这个Omega,却有些不幸。因为,他遇上了发情期。

唯一幸运的是,他有Alpha。

他的Alpha叫做孙哲平,荣耀的远古大神,也是一个强硬的、有些许大男子主义的Alpha。

发情期的Omega会散发出迷人的信息素味道,来使Alpha满足他身体的需要。叶修,当然也不例外。

叶修的信息素是好闻的清香气味,用苏沐橙的话来说,就好像雨后泥土的味道。

而此时,这样的味道充满了整个房间里。而这个味道的主人,正以一种不雅的姿势,爬跪在床上。

叶修满面朝红,他的上半身紧紧地贴着床单,而臀部去高高翘起,接受着来自身后Alpha的凶狠撞击。

这样的撞击太过于强硬了,叶修有些受不了地微微摇头,咬住双唇不让自己发出那种羞人的喘息。

他撑着身子,微微地向前爬去,想要逃离身后仿佛毫无休止的撞击。

可这样的做法却好像让孙哲平不满,他把叶修重新拉回了他的方向。

不可思议的深度让叶修叫出了声。他的脖颈高高仰起,孙哲平顺势咬住了叶修后颈的腺体,伸出舌头慢慢舔弄。

Omega最脆弱的地方被人恶意的玩弄,哪怕是叶修也无法忍受这突如其然的汹涌快感。一时间,Omega的信息素快速分泌。

早就习惯叶修信息素味道的孙哲平免不了受到这气味的引诱。可这个Alpha,他却笑出了声。叶修听到了笑声中的那句话:

原来,这就是吃土的味道吗?

叶修想把这个白痴Alpha踹下床,可迎来的,却是更加汹涌的快感。

早晚有一天,自己要让这个Alpha吃土。这是叶修昏迷前最后的一个想法。

Fin.
最后写出来的和自己初次设想的完全不一样。
hey上车啦!!!




【韩叶ABO】性别相同,怎么不能谈恋爱

Alpha韩文清xAlpha叶修
OOC 文力浅薄

1.
叶修是一个Alpha。在联盟,大多数的神级选手都是Alpha,他们体能上的绝对优势与坚定的意志力支撑着他们一步步地向前迈进。
可叶修,这个Alpha,在率领国家队拿到第一届荣耀世锦赛冠军后公开了自己的伴侣时,却引起了外界的惊讶,哗然,甚至是争议。
他的伴侣,他是韩文清。
那个和叶修亦敌亦友,争锋相对了十年的Alpha,韩文清。
且不说叶修和韩文清十年来的恩恩怨怨,光是双Alpha的恋爱就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和议论。人们在论坛里发表着对这对恋人的祝福或是不满,表达着对这两个Alpha未来的极不看好。
毕竟,在公众的认知中,Alpha和Omega的结合才是天经地义的。用某位博主的话来说就是:两个Alpha在一起是个什么事儿啊,光是信息素就能把对方熏死。

2.
受够了闲言碎语的叶修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发布会上,他与身穿黑色西服的韩文清牵着手,露出了两人手上同一款式的戒指。
他清了清嗓子,道:“哥不就是和老韩谈个恋爱嘛,反正你们别指望着我们分手。”就拉着面无表情的韩文清下了台。
回到了后台,韩文清讲门关好,上锁,确定不会有穷追不舍的记者破门而入。他回过身来,就看见叶修盘腿坐在沙发上,神情懒洋洋的。
叶修和他对视一眼,咧开嘴笑了笑,问道:“老韩,哥今天可比拿到冠军那天还要轻松啊。现在你的粉丝们都要哭了,韩文清和叶修谈恋.....唔!”
他的话还没结束,韩文清就吻住了他的唇。韩文清的吻和他的为人一样霸道,他的舌头伸进叶修的嘴里,缠住叶修的舌向他的方向拉扯。
韩文清的吻技说不上有多么高超,叶修身为一个与韩文清相同性别的Alpha,使出了全部的技巧,卯足了劲头想要从韩文清手中扳回一成。两条舌紧紧纠缠,两人的唇都被吻得红艳艳的,有津液从嘴角溢出,带出长长的银丝。
两人都沉浸在对方给予的这种快感里,淡淡的薄荷味和苦艾草的味道在这个房间里弥漫着,这是叶修和韩文清信息素的味道。
Alpha排斥同类信息素的本能却从不体现于他们身上,他们连信息素的气味都显得那么契合。
叶修,他最爱的叶修,也是他的叶修。韩文清想到这里,心底也是一阵止不住的高兴。

3.
韩文清,和他率领的霸图在第十一赛季终于拿到了冠军。赛后的电竞之家头版更是用“霸图,一如既往!”这样的大标题表达了对这只冠军队的祝贺。只是在刊登夺冠照片之后,这份专业的报纸还用了小小的篇幅刊登了一张照片。
两只带着冠军戒指的手,有力地握紧了拳头,碰在一起。
眼尖的粉丝注意到,那两枚戒指,分别属于第十赛季和第十一赛季。
韩文清和叶修!!!
这两个名字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了粉丝的脑海里。这一次,他们不再关注这两人的性别,他们只记得起这两个人在十年的时间里,带给他们的感动。
电竞之家在一周后发表了对这张照片的声明:
韩文清和叶修,从职业联赛开始时就一直坚守在荣耀的两个人。他们应该获得的荣耀,不仅仅是总冠军那么简单。

4.
叶修看到电竞之家的声明时还是早上,窗外偶尔传来几声鸟鸣。叶修看着在一旁拨鸡蛋壳的恋人,笑盈盈地握住了他的手,不顾手上沾到了碎蛋壳。
在客厅角落的橱柜里,六枚总冠军戒指被整齐地摆放着,彰显着他们的主人有多么优秀。
谁说性别相同不能谈恋爱?叶修歪歪头,看向他的Alpha恋人。
韩文清皱了皱眉,把拨好的鸡蛋放进了叶修的碗里,“吃掉,”语气有些不善,“别再说不想拨壳就不吃!”
哎,除了有点不温柔啊。
叶修的双臂搂住了韩文清的脖子,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那就只能我温柔点了,叶修颇有些无奈地想。

5.
对了,有人说过,性别相同不能谈恋爱吗?

Fin.


【周叶】原来手机号码是神助攻

一发完
文力浅薄 OOC

1
周泽楷有一个秘密,被他一直藏在心里。
他喜欢叶修,不仅仅是后辈对前辈的那种喜欢。
他一直把这个秘密小心翼翼地藏在心里,连关系最好的队友也不曾告诉。他不怕别人对他异样的目光,只是害怕他最爱的前辈知道了,会渐渐同他疏远,最终形同陌路。
于是他想,这个秘密只要他一个人知道就好了。连叶修前辈也不必要告诉。
可这份爱意,终有溢出心口的那一天。

2
周泽楷的手机联系人里,有一个号码被备注为“前辈❤️”。
可叶修没有手机,这是全联盟都知道的事情。被备注为“前辈❤️”的号码其实只是个空号。
那天周泽楷拨通了手机中存下的孙翔的号码,却发现“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应该是记错号码了吧,周泽楷这样想着。可他的心里却萌发出了不一样的小心思。

如果是空号的话,那就可以....

于是那个号码在周泽楷手机上的备注就变成了“前辈”。两天之后,周泽楷反反复复翻看那个号码,认真地在“前辈”后加上了一颗爱心。
这样前辈就是独一无二的了,他这样想着,默默地红了脸颊。
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膛一般。

3
周泽楷编辑发送的信息,最初只要一条。
“喜欢前辈”
没有任何标点符号,不加任何修饰地表露自己的爱意。
这条信息在“已发送”的列表中孤零零地躺了很久,直到周泽楷渐渐变得大胆起来,直到周泽楷第二回编辑信息。
“想念.....前辈”
于是轮回的队员每天都会看见周泽楷午休的时候盯着手机屏幕的目光。就连闲暇之余,周泽楷也会不由自主地打开手机,编辑短信。
周泽楷点击发送出去的短信很多,内容却只有那样两种。

“喜欢.....前辈”
“今天.....也很想念前辈”

怎么办,越来越喜欢前辈了。真的好想和前辈在一起。周泽楷好多次地想把自己的想法清楚地告诉叶修,可每一次,他都退缩了。
如果前辈讨厌我了,那该怎么办呢。周泽楷自认为并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可在这件事上,他却踌躇不前。
于是,周泽楷编辑发送的短信又多了一条。

“好想....前辈....知道我的心意”

4
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

5
叶修没有手机,他总觉得手机这样东西对于他来说可有可无。却招架不住苏沐橙的一再劝说,为自己添置了一台智能机。
可这只手机,在叶修拿到的那一天,就被他扔进了抽屉,同那堆杂乱放置的账号卡一起。
于是当叶修那天还在显示屏前叼着一个烟的时候,他听见了抽屉中的手机传来的提示音。
诶,这个号只有沐橙知道。但沐橙给哥发短信干什么。
于是,叶修看到了显示屏上那短短的一句话。
“喜欢.....前辈”
叶修的嘴角勾了勾,手指在屏幕上轻点,编辑了一条回信,然后发送。
此刻身处轮回练习室的周泽楷听到了手机的提示音。
训练结束时,周泽楷打开手机,看见了一条回信。
上面只有两个字,却让他慌了心神,失手打翻了桌上的水杯。
面对队友疑惑的目光,周泽楷快步走出了练习室,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把头埋在了柔软的被窝里。

那条回信里写着:“小周?”

6
叶修有一个秘密,原本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
他喜欢周泽楷,不仅仅是前辈对于后辈的那种喜欢。
现在,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变成了两个。

7
于是,联盟的脸和脸T过着性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