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山云雾

桥都坚固 隧道都光明

【王叶】客人,你要来一碗清汤吗

大学生王x警员叶
私设有
一个大写的脑洞
OOC 文力浅薄

1
在警局附近的有一条小路,小路分叉出去有一条小街道。站在岔路口向里望去,只有蜿蜒潮湿的路面以及爬满了爬山虎的老房子。

这条小路平常只有住户以及赶着回家的学生会光顾。有一家汤包馆就开在这条小街,距小路约百步路的路程。

而这一家有着不大面点的小馆子,负责着街里几十户人家的早点需求。馆子里只有老板和他雇的两个厨子三个人。门面虽小,却也有条不紊。

叶修,这个贪图省事的警局精英,是这家小馆子的常客。每天,他在这里点的东西也总是千篇一律,两笼锅贴一笼生煎。

以至于最后,老板看到他都总会招呼一声:“来了啊!”不用他再多说什么,老板接过他手里的钱,找零和那三笼吃食就会很快被搁在他的面前。

因为太过于习惯,叶修也就懒得换地方。每天在馆子里吃过早饭,再晃晃悠悠地向警局走去。

2
叶修见到那个叫王杰希的年轻人,也是在那家馆子里。

那其实是极为平常的一个早晨,硬要说与往常不同的,只有那一天燥热的空气,蝉鸣响彻在耳畔,让叶修烦不胜烦。

馆子里开着一个上了年纪的摇头电扇,纵使把风力开到最大也不足以驱散空气中的燥热,叶修的额头上也微微出了一层细汗。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极为羡慕韩文清的那一头板寸。在他看来,板寸是最适合夏天的发型。

当叶修的早饭被人端上桌时,他注意到了来人的手,是不同于老板那起皱粗糙的、一双白净的手。

他看向这双手的主人。那人看见他有些探究性的目光,爽朗地笑了笑。

若让那时的叶修描述这个小伙子,他恐怕也只能告诉你:那是个白净的小年轻,就是一双大小眼太引人注目。但别说,那双眼睛笑起来的时候还真挺好看的。

3
叶修忙起来是一个工作狂,太过于专注的他不会太在意身边的一些小细节。于是等他忙得缓过了神来时,才会想起,自己没怎么喝过水了。

久而久之,他就不怎么喝很多水了。

再久而久之,他就养成了一个舔嘴唇的坏习惯。

当他的舌再一次舔过他的唇时,他听到了旁边轻飘飘的一句话:“客人,你要来一碗清汤吗?”

他抬起头,就看见那个小年轻走过他的身边,向着厨房的方向。

他回来时,将一个盛有汤水的碗搁在了叶修的桌边。“可以喝一点,”他说完就继续去忙活去了。

叶修喝完了那碗清汤。说是清汤,却也很好喝,汤上有几点葱花点缀。

应该是什么东西的汤底,叶修这么猜测着。

叶修是从老板的口中知道这个小年轻的名字的。王杰希,借假期的空闲来H市旅游,顺便到叔叔的店里帮忙,在B市读警校。

说起这个侄子,老板的神情是止不住的骄傲,仿佛是他的亲儿子一样。

后来的每一天,叶修在吃早饭时都会有一碗清汤。直到警校开学将近,王杰希不再来店里帮忙为止。

再后来,叶修就开始喝起了豆浆。

4
时间拂过树梢,吹过纸页,一年的时间转瞬即逝。

这一年,以叶修为代表的嘉世重案组又一次因突出的成绩获得了H市、甚至是全国警界的一致认可。

可这样的荣耀仿佛从未打动叶修,他还是像从前一样穿最普通的白T恤,去街边的小饭馆吃饭,为了2块钱和摊主还价。

叶修进嘉世的第四年,他的新搭档苏沐橙告诉他B市的微草重案组要和他们一起合作,解决横跨H市与B市的那起贩毒案。

苏沐橙还带来一个信息,她说微草的新代表因其出乎意料的案件突破口最近风头很大,还得了一个魔术师的称号。

叶修只是叼着烟,默默地听。

微草来的那一天,叶修带着沐橙到楼下接人。

他朝着微草的代表伸出了手,笑着说好久不见。

那人回握住了他的手,和初次见面一样笑得暖洋洋的。

5
后来,他们的手都不曾放开。

Fin.

评论

热度(41)